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情色武侠> 第699章 齐聚

第699章 齐聚 -

    之前云裳的状态实在不好,担心云家老两口跟着着急,她也没敢回汾阳看看。
  
      现在身体状况好了许多,总算能吃下东西了,每天也能睡上三五个小时,云裳就想回去呆几天,陪老两口好好说说话。
  
      只是云裳自个儿觉着自己身体好了,可是看在白宴诚和林文岚眼里,她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再加上云裳刚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外加四天三夜的火车,两口子哪里舍得云裳又在路上奔波呢。
  
      林文岚想了想,跟云裳打着商量,“小七,你云爷爷云奶奶还没有来过咱们家呢,要不这次趁你姐结婚,把你云爷爷云奶奶接过来住几天吧。正好,到时候你带着你爷你奶好好逛逛京城。”
  
      云裳垂下眼眸,遮去眼底的涩意,“妈,会不会让你为难?”
  
      自从白宴诚知道王寡妇当年一度想虐杀她,而云家人却碍于种种原因没有出面护住她之后,两口子待老云家就没有那么亲近了。
  
      这也是云裳这些年经常给老两口打电话、写信、寄东西,偶尔回去看看,却从来没有提过让老两口来家里转转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是云裳真的忙,另一方面,也是在顾虑林文岚的感受。
  
      这会儿林文岚主动提起让老两口来家里做客,云裳自然知道林文岚这是为了她在让步,心中不免有些动容。
  
      林文岚叹了一声,开口道,“你韩叔老家也在清河县,听说韩家老爷子跟你云爷爷处得挺好。这回你姐结婚,韩家老两口也会过来,到时候让你云爷爷云奶奶跟着韩家人一起过来就行,来回路上还能有个伴儿。”
  
      云裳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听林文岚提起,也觉着这次机会难得,想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
  
      “行,晚点我给汾阳那边去个电话,让我爷我奶跟韩爷爷家一起过来。”
  
      “嗯,我们家在城里有套小四合院儿,等你云爷爷他们过来了,要是住不惯大院儿,住到城里也行,逛街啥的也都方便。”
  
      林文岚考虑的这么周到,云裳自然哪哪都满意,谢过林文岚,转头就给云水莲单位打了通电话,邀请一家子来京城参加白清玥的婚礼。
  
      云家老两口有小两年没有见过云裳了,最近一段时间正念叨着回村里寻摸点野味,收拾收拾给云裳寄过去。
  
      哪知两人还没动身回村子,云水莲就一手一个的拽着双胞胎回了小洋楼,给他们带来了白清玥要结婚,白家人邀请他们去京城的消息。
  
      知道是云裳打的电话,林文岚亲口发出的邀请,老太太高兴的直抹眼泪,“裳囡可算是能歇歇了,以前打电话,回回都在练功参加演出,听着都辛苦。这会子不当兵了,也用不着这么苦了。”
  
      老爷子倒是比老太太想的多,眉头皱的紧紧的,“裳囡没说她为啥转业了么?搁文工团多好,白首长能同意裳囡转业?”
  
      白家一大家子军人,只有送去部队孩子,不可能有半路转业,离开部队的孩子。
  
      云裳才当了两年兵就转业了,怎么看都透着不正常。
  
      老爷子一说,老太太也反应过来了,倏地瞪大眼睛,问云水莲道,“水莲!裳囡是伤着哪儿了吗,要不然咋好好的转业的?”
  
      云裳在电话里没有细说,云水莲还真不知情,这会子看老两口跟着干着急,急忙安慰道:
  
      “咱裳囡身子骨打小就弱,白首长又是个疼孩子的,估摸着是白首长有别的安排吧。”
  
      见老太太急的坐都坐不稳了,云水莲又接着道,“娘,林团长不是说了让你们去京城参加婚礼么,你和我爹就过去看看裳囡,有啥话当面问问裳囡。”
  
      老太太面露难色,“会不会太麻烦人白首长了,咱家跟白家又不是啥亲戚关系,我跟你爹过去合适吗?到时候给裳囡添麻烦了可咋办。”
  
      老爷子也赞同的在一旁点头。
  
      “爹,娘,林团长这是让你们上京城吃酒席哩,咱家到时候会随份子,咋就不合适了?
  
      咱裳囡说,清玥嫁的是韩叔在京城的那个孙子,到时候韩叔和韩婶子也要去京城,你们就跟我韩叔一起过去,完事再一起回来就成。”
  
      云水莲这么一说,老两口瞬间动心了,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太太还行动力十足的要云水莲给云二川厂里打电话,要云二川马上带着栓子回村里,多给白家寻摸点野味。
  
      老云家这边一切顺利,顾时年那边却不好请假。
  
      猛虎连抓了两个混在政府里的敌特,又连夜审问,还真问出不少有用的东西。
  
      顾时年作为抓捕敌特的直接负责人,最近几个月一直在顺藤摸瓜,又锁定了几个目标,最近正在布局钓鱼,准备将敌特交代的几个人一网打尽,在这个节骨眼上,顾时年还真不好甩手离开。
  
      幸好猛虎连众人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赶在七月初的时候,部队和省公安联合行动,一举拔出省里好几个区市遗留下来的漏网之鱼。
  
      之后的事情就轮不到顾时年插手了,再加上他一心惦记云裳,干脆多预支了一个礼拜的假期,当天晚上就登上了回京城的火车。
  
      也是顾时年时间赶得巧,竟然跟白清明前后脚到家。
  
      云裳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楼下突然喧闹起来,依稀还听到白清明和顾时年的声音,眼皮颤了几下,很快又趋于平静。
  
      这会儿天气正热,白清明跑去洗了一把脸,抹干净头上的汗珠子,一边兴致勃勃的跟顾时年说着部队上的事儿,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凉白开。
  
      顾时年则要斯文许多,洗完脸出来,先是跟林文岚问了声好,紧接着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想要寻找云裳的身影。
  
      白清明也注意到云裳不在可她,几口喝完水,抹了下嘴角,问林文岚,“妈,小七呢,咋不见小七出来迎接我啊?”
  
      林文岚手掌心瞬间痒痒了,“咋?你是立了多大的功,还指名点姓的要小七迎接你,你多大脸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六零好时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