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油滑和危险的猎物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 第九百七十五章 油滑和危险的猎物

第九百七十五章 油滑和危险的猎物 -

    “枪?”
  
      尹仲看着对手从物品背包中掏出的不知名枪械,他只是摇了摇头。
  
      然后下一刻,超凡凡物极限的剑光一跃而过。
  
      剩下的,只是敌人茫然退出比赛的模样。
  
      太弱了……
  
      尹仲自然不会说出这般傲慢的话,但是对于他而言,物质界当前的综网玩家除了一期玩家之外,确实没有什么对手。
  
      在不使用那把剑的力量,丁刍能够和他同台竞技。
  
      但是如果他使用了那把剑……
  
      看了看平台上正热烈讨论的诸多玩家,尹仲扫了扫发现了正在角落里面闭目养神的源茵茵。
  
      看起来,她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不过尹仲四处找了找,仍然没有看到丁刍。
  
      这让尹仲皱了皱眉,这家伙干啥去了……
  
      …………
  
      …………
  
      “嗨,伙计,真要打吗?”
  
      巴西尔看着对面的丁刍,他摊开手无奈地说道。
  
      “其实我对种花一直有很着迷,也许你能够为此给我一些帮助?”
  
      “我是指:并不是每一次战斗,都值得全力以赴……”
  
      巴西尔挠了挠自己有些油腻的头发,对面这家伙的意志比他想象的更加坚定。
  
      不过他觉得这挺好的,至少他并不想向一个意志软弱的人去诠释自己的理想。
  
      “是吗?“
  
      “在我们的文化中,对于对手最好的尊重:就是全力以赴。”
  
      “我觉得我应该予以你足够的尊重。”
  
      丁刍看着对面穿着一身布袍的巴西尔,他语气平静地说道。
  
      事实上,他的本能让他觉得对方肯定使用了某种超凡能力。
  
      不过以失去头发的代价和苦苦修行,所磨砺而成的意志,让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理想。
  
      当然丁刍也并不反感对方,因为从对面所传递的意志中,他感受到了对方那纯粹而伟大的理想。
  
      “尊重……”
  
      “好吧,正如你所说的。”
  
      巴西尔的表情变得凝重了,他缓缓解开自己的布袍,袒露出带着几分粗野气息的胸膛。
  
      而在其心脏部分,一个汉字正纹在上面。
  
      “正如我所选择的纹身一般:勇敢之心将赋予我力量!”
  
      丁刍表情微妙地看着巴西尔心口的“憨”字纹身,他寻思着憨和勇敢之心有什么关联。
  
      而就在这个时候,巴西尔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这一刻,他就像神话中的圣使一般,带着某种凛然不可亵渎的威严!
  
      这种威严,让丁刍都能够感觉到丝丝的压力。
  
      但丁刍没有丝毫迟疑或者退缩,他径直朝着巴西尔冲去。
  
      然后在对方威严的凝视下,丁刍一刀将其砍成两半……
  
      看着对方死去威严的模样,丁刍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很复杂。
  
      话说这都是一些什么奇葩能力啊……
  
      …………
  
      …………
  
      本位面的无限制武道会海选并没有进行多久,毕竟也只是百人级别的战斗。
  
      当时间来到物质界当日的下午4时分许,本位面的无限制武道会海选便彻底结束了。
  
      毕竟虽然说是菜鸡互啄,但枪械和其他现代化的武器让他们前期的战斗能力得到了一定的弥补。
  
      看着显示在视网膜上的提示信息,尹仲似乎想到了什么。
  
      “忻安还是没有参加吗?”
  
      “死心吧,除了师尊,没有人能够把他拖出来——除非断网了。”
  
      源茵茵语气微妙地说道。
  
      进入寺庙后,她一直都在进行艰苦的修行。
  
      因为她天赋的原因,易秋觉得她适合武僧的传统流派。
  
      当然,如果她想选择其他的超凡力量,易秋也会给予她助益。
  
      不过最终,源茵茵还是选择了武僧。
  
      毕竟,易秋已经为她展现了一个传统武僧的非典范打开方式。
  
      尹仲摇了摇头,他对此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相比于在平台上其他热烈讨论的玩家,尹仲这个角落显然颇为不和谐。
  
      不过也没有太多人过来打交道,毕竟尹仲的身份对于绝大部分有组织的玩家而言不是秘密。
  
      至于后面的丁刍和源茵茵,也在各个组织的相应资料里面有足够厚实的档案。
  
      毕竟,对于物质界的诸多势力而言,易秋的存在始终是微妙的。
  
      但是他对于物质界文明所保持的中立态度,让这种微妙变得更为缓和一些。
  
      只是对于他的这些弟子,就不那么好说了。
  
      无论是在种花的相应文化传说,还是在其他文明的相应史诗里面,圣人弟子亦或神子下凡搞事的案例实在太多了。
  
      尤其是在不久前,尹仲一剑击败了樱花的新时代剑圣。
  
      虽然对方之前宣称自己是剑君,不过最近好像发布紧急新闻会表示要遵循樱花的传统文化,仍然延续剑圣的称号。
  
      令和剑圣?
  
      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或许是赋予这个带着某种微妙意义的年号以全新的定义……
  
      …………
  
      …………
  
      “诸神黄昏?”
  
      易秋看到那萦绕在半位面之上的命运烟云,他似乎从中读出了一股莫大的恐惧。
  
      那并非源于他的心灵,而是整个世界……
  
      易秋在虚空中悬浮着,他在进行抉择。
  
      真正发生在物质界的诸神黄昏,可不是开玩笑的。
  
      哪怕是易秋之前在幻境中所进行的弱化版诸神黄昏,都充满了致命的杀机。
  
      更何况是掌握着神国力量的诸神乱斗,那种恐怖的画面是凡物难以想象的。
  
      但那终究是发生在遥远过去的灾厄了,易秋有些不解它现在所展现的不详是什么……
  
      难道……
  
      易秋的瞳孔猛然紧缩,他想到了一个他曾经被人给予的禁忌定义:
  
      神孽!
  
      似乎随着易秋的明悟,这个位面开始蜕变出疏忽它真正的模样:
  
      那是一个巨大的、充满了无尽伤痕的扭曲残骸!
  
      它没有灵魂,也没有任何理性思维,任何秩序性的意志都在它的面前扭曲!
  
      易秋在原地并没有移动,这种神孽就像是悬浮在虚空之海中的巨大须鲸。
  
      但它并非吸引物质,而是任何具备相应秩序的存在。
  
      而作为传奇武僧的易秋,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显然,易秋并非是寻常的传奇武僧。
  
      易秋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似乎知道那头邪物的目的了。
  
      这,还真是一头足够油滑和危险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