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1466章 朕不受尔国之贺!

第1466章 朕不受尔国之贺! -

    第1466章
  
      “准奏!”天子赵煦深深地看了一眼耶律延寿,他的语气和态度都显得十分强硬,可是明显却可以感觉得到这货分明就是在嘴硬和死撑。
  
      “臣领旨,来人,速速将一干案犯押解到殿,好让天下诸邦诸蕃,以及辽国使节好好看看事情真伪到底如何。”王洋恭敬地朝着天子一礼,转过了头来,朝着那耶律延寿笑道。
  
      他那看似平和的笑容,越发的让耶律延寿深感不安。
  
      不大会的功夫,近二十名手无寸铁的宫卫腹心部死士在一众大宋御前精锐的押解之下,步入到大庆殿内。
  
      高大魁梧,犹如巨人的耶律雄也方才进殿,便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可耶律雄也此刻,表情木然,目光呆滞,完全没有本点北辽万人敌的气概。
  
      但是他的到来,却引起了几声惊呼声,而那几人,正是来自于诸邦诸蕃的使节。
  
      王洋目光一扫,将那几人的模样记在了心里。
  
      耶律雄也怂头怂脑的在两名宋国御前班直的押解之下,来到了殿下拜倒在地。“罪人耶律雄也,拜见大宋天子……”
  
      “果然是他!”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位使节憋不住大叫出声来。
  
      “这位是……”王洋朝着这位惊呼出声来的使节一礼询问道。
  
      “下臣乃是大理来使段延宗,见过上国王大人。”大理使臣段延宗赶紧朝着王洋还了一礼答道。
  
      “原来是段大使,敢问段大使,方才听到了你惊呼出声,莫非你认得此人?”王洋开口询问道。
  
      旁边的耶律延寿直接就急了眼了。“段延宗,你什么意思?!”
  
      段延宗看着这位并指如剑,差点戳到了自己眉心处的耶律延寿,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耶律大人,下臣乃是大理国使臣,我大理虽然只是小邦,可仍旧不是你辽国的臣属。下臣尚未发一言,你就如此急惶惶跳出来,这倒让下臣越发的笃定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问题。”
  
      转过了头,没再理会暴跳如雷的耶律延寿,而是当着满朝的宋国文武以及诸邦诸蕃的使节大声地道。“在三年前,曾经出使大辽,其时耶律大人您在大辽的礼部,你我也曾经有数面之缘,而这位此刻跪拜在此的壮汉,分明就是当时侍立在大辽天子身边的宫卫腹心部副统领,有万人敌之称的耶律雄也。”
  
      “下臣亦记得,唃厮啰的使节列温当时就与下臣一往在大辽上京参拜了辽皇,而且还一同观看了辽皇私军宫卫腹心部健锐之士的骑射本领。”
  
      “不错,下臣当日亦在,而今听了段大使之言,方敢确信,此人,应当就是那北辽皇帝身边的宫卫腹心部副统领……”
  
      连续两位大使站出来作证,余下的那些诸邦诸蕃再无怀疑,议论之声越发的大了起来。
  
      北辽天子的私军,无论何时都不离其左右的宫卫腹心部副统领,居然出现在了这里,那岂不是说,宋国人对于北辽的指控,十有八九假不了……
  
      这个时候,王洋已然来到了那耶律雄也的跟前,冲他扬起了嘴角,单单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就吓得这位目光呆滞的,有万人敌之称的北辽勇士胆寒若栗。
  
      高居于大殿之上的天子赵煦自然看得真切,也不由得啧啧称奇,弄不明白王洋这货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居然如此短的时间,就让这位能够让北辽天子放心的由其南下的北辽死士,对他畏之如虎。
  
      “耶律雄也,你可知道那人是谁?”王洋的手一指,耶律雄也缓缓地转过了头来。“是我大辽的礼部尚书耶律延寿,还有礼部右侍郎韩仲二位大人。”
  
      “二位大人,你们是否认得此人呢?”王洋朝着耶律延寿与那韩仲露出了一个犹如恶魔一般的微笑。
  
      “虽然与我大辽的勇士耶律雄也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是谁又敢说这人就是耶律雄也。”
  
      “耶律延寿,韩仲,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难道你们还要继续这么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吗?”耶律雄也站起了身来,他那独特的大嗓门,流利的契丹语厉声喝道。
  
      接下来,他又换成了略显得生硬的汉话复述了一遍,这下子,耶律延寿与那韩仲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接下来,耶律雄也没有再理会这二位,而是开始陈述起了他与一百一十二位天子私军宫卫腹心部死士乃是奉了那北枢密使萧挞不也之密令,南下潜往大宋帝国。
  
      意图谋弑王洋这位连续发明各种新武器,对于大辽造成巨大威胁的宋国重臣,另外如果有可能,当可伺机谋弑宋国天子,以打乱宋国的布置,让宋国社稷大乱,大辽方好南侵……
  
      随着他的娓娓道来,耶律延寿与韩仲的脸色变得死白。
  
      王洋站到了耶律雄也的身边,打量着这位十来天前,尚死一副宁死不屈的硬骨头架势的辽国勇士。结果呢,在那可怕的后世审讯手段的折磨之下,不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尽数供出。
  
      甚至还为了不被继续折磨,就连那位大辽皇帝耶律洪基这两年来,上厕所小解淋漓不尽,不得不每天都要换好几条干净兜档布这样的八卦也给供了出来。
  
      耶律雄也自己也很明白,自己暴露出来的许多八卦,看似无伤大雅,可问题是那些都是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隐私。
  
      若是传扬开来,不仅仅是他要掉脑袋的问题,甚至是会祸及家人。所以,当那些八卦都脱口而出之后,耶律雄也唯一的愿望也就是王洋能够遵守承诺,给他们这些已经任务失败,根本没机会再回到北辽的败军之将一个痛快。
  
      “好了,都押下去吧……”王洋待那耶律雄也言罢,摆了摆手,示意那些御前精锐将这些腹心部死士给押出了大殿。
  
      天子赵煦目光扫过那满朝文武,还有那些议论纷纷的诸邦诸蕃使节,以及那两名面色灰败,进退失据的北辽正副使,沉声开口道。
  
      “即便你们不愿意亲口承认,那又如何?人证、物证皆有,不管你们再做什么样的狡辩,都已无用。朕会遣使往辽国一行,问一问辽国天子,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能够做出这等当为天下人所唾弃的卑鄙下流之事来。”
  
      “你们二位,也请回吧,朕,朕的大宋,皆不愿意接受尔国之贺。”
  
      看到那些宋国臣工们义愤填膺的模样,还有那些诸邦诸蕃暗暗兴灾乐祸的表情,耶律延寿与韩仲互望了一眼,表情都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