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516章 六扇门

第516章 六扇门 -

    杜构不是圣人,更不想做圣人,所以对于李二的愧疚,他接受的心安理得,而且还“大言不惭”!
  
      “嘿嘿,陛下,说起小觑臣的贡献,又岂止报纸?”
  
      李二微微一怔。“清和此话何意?”
  
      杜构摇摇头。“陛下,您是否忘记了水泥?要知道,水泥可不光是能修路,凡是建筑,就都离不开水泥,现如今,因为水泥的产量低,所以只能用来修路,可是将来,如果水泥的产量提高了,可以对民间开放,到那时,光是水泥产生的利润,就足以比得上一个新闻院了。而且不光是水泥,还有煤炭,随着煤炉的推广,煤炭的需求量必然会增多,这又是一个金鸡。”
  
      杜构说着,嘿嘿一笑。“这随便一数,可就三个金鸡了!”
  
      李二闻言,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对于杜构的埋怨,他非但不生气,反而越来越兴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发财了,以后可能越来越有钱了!
  
      想及此,李二不由得开怀大笑,再次看杜构,眼神也越来越亲切和蔼。
  
      “哎,你小子,简直就是朕的财神了!”李二说着,突然看向杜构,心中一动道“要不,你去民部?”
  
      李二这意思,显然就是要把杜构培养成民部尚书,而且是在有生之年,也就是说,杜构只要点头答应,估计不出十年,杜构必然会成为民部尚书。到那时,杜构也不过才二十七岁,二十多岁的尚书,不说前无古人,也极其罕见了,这绝对是极大地恩宠。
  
      杜构也知道这点,但是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
  
      “陛下,这还是算了吧。臣现在已经分身乏术了,而且臣这性子您也知道,做不来官的!”
  
      李二闻言,不由大怒,恨铁不成钢道“你小子,真不知道真么说你,说你是烂泥扶不上墙吧?但你偏偏是块瑰宝!说你是王佐之才吧?但你偏偏不思进取!你啊”
  
      李二说着,不由得叹气惋惜。
  
      杜构陪着笑脸,心里却不以为意。他甚至能猜出来,李二此刻的心里还真没有多少惋惜,或者说,从一开始,李二就不希望杜构进入朝廷。
  
      因为杜构太妖孽了,这样的人一旦进入朝廷,要么权倾朝野,威胁皇权。要么功高盖主,赏无可赏。到最后,就是老套的君臣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且这场君臣斗,还是李二有生之年就会去做的,因为李二不认为李承乾或者其他皇子能斗得过杜构,也就是说,如果杜构势大,那李二肯定会在临死之前,铲除杜构,这种场面,李二不想面对,对于杜构,他又何尝能狠下心来。
  
      所以,杜构不入朝,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
  
      君臣二人心照不宣的略过此事,又重新找回话题。
  
      “清和,就算有钱了,但把捕快独立出来,怕是也不容易吧?”
  
      “这是自然。”杜构赞同的点点头。“不过不妨我们早做准备,陛下,不如您先给这这个衙门起个名字?”
  
      李二心中一动。
  
      这名字可不是随便起的,一旦起了名字,就说明有了大义。也就是说,这个衙门是被李二承认的,而这种大事,李二显然不会一拍脑袋便决定,肯定要仔细考虑一番,但他也没一口回绝,而是把问题推给杜构。
  
      “你觉得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杜构闻言,也不矫情,甚至脱口而出。“六扇门!”
  
      “六扇门?”李二皱了皱眉。“这个名字有什么说道吗?”
  
      杜构一听,傻眼了,他纯属是没走心,纯属胡说的,毕竟这个名字是他最熟悉的,可是要问原因,他哪里知道?
  
      他只是听说,因为后世衙门为显示威严、气派,多开六扇门。后遂以六扇门代指官府、衙门。但这话显然不能作为解释,现在李二开口问,他不由得为难了。
  
      不过杜构也算有急智,仓促之间,居然真的让他找到了一番说辞。“陛下,门者,闭也!臣以为,作为捕快,就必须要学会关闭自己的六欲门,秉公执法,一心为民,既入此门,必有公心,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莫入斯门!”
  
      李二闻言,不由得抚掌大赞。“好,好一个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莫入斯门!好一个六扇门!这名字好,这句宗旨,更好!”
  
      杜构心里松了口气,旋即抬头问道“那陛下是答应了?”
  
      李二摇摇头。“先不急,万事开头难。你可以先试试,如果真的能成,朕岂会拒绝?”
  
      杜构也不失望,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嘿嘿,那臣可就放手去做了!”
  
      “嗯?你有什么打算?”
  
      “这个,臣不能说!”
  
      李二一皱眉。“为什么?”
  
      “额不是臣不想说,而是说了,怕您左右为难,这种事,还是臣暗地来做的好!”
  
      李二一听,明白了,知道杜构说的事不能拿到明面上来,他也不担心,只是嘱咐一句。“注意分寸!”
  
      杜构点点头。“陛下放心,臣心里有数。”
  
      “对了,陛下,臣还需要一个人的配合。”
  
      “谁?”
  
      “雍州长史,张乾!”
  
      李二略微思索,便想起杜构说的是谁。
  
      “你想怎么做?”
  
      “还是老办法,既然事关天下,那就先选择试点。所以,臣想在张长史暗中配合下,先在长安秘密成立六扇门,实施效果,如果效果好,倒是再议也不迟!”
  
      “嗯,这个办法不错。不过,冒然成立六扇门,你可有人选?”
  
      “臣也正向和陛下说此事,陛下可还记得兽营?”
  
      “兽营?你在两臂山训练的那些人?”
  
      “是的,其实一开始,臣就没把他们单纯的当做侍卫来训练,而是当做特种兵来训练!”
  
      “特种兵?何为特种兵?”
  
      “这个说起来复杂,而且现在说也有些不切实际,有夸口之嫌。不过简单来说,特种兵类似您当年的玄甲铁骑,不过特种兵比玄甲铁骑更要特殊!”
  
      李二一听,惊得差点没跳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