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十四章 月黑风高不眠夜

第十四章 月黑风高不眠夜 -


  月牙山庄的夜晚总是来的那么快,不经意间一天就已经过去了。
  月黑风高的夜晚最适合杀人了,那样不仅看不清血的颜色,更看不见杀人的人。
  二十多年了,像狗一样活了二十多年。
  主人让他去东,他绝不敢往西。
  主人高兴了,他才会不被训斥。
  他厌倦了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他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他受够了,这次他终于有了一个翻身的机会。
  他再也不用像狗一样活着了,因为在今夜过后,他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他笑了,笑的很可怕,跟白天的笑一比较,他那时是天使,而现在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没有什么比欲望更可怕,没有人不喜欢权力与金钱。
  是人就不例外。
  江湖上的人杀人用利器,而他杀人仅仅只需要一些钱,就会有一堆人争着抢着替他杀人。
  一道道黑影穿梭在漆黑的夜空里,整个山庄的人竟然毫无察觉。
  “人到齐了?”
  “是,何时动手?”
  “现在。”
  这些黑衣人全部聚集在一间房里,其中一个似乎是领头人,他指挥着所有人,然后一起悄悄的跃上了屋顶。
  只听见簌簌的声音,这些人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涯落刚躺在床上,突然听见屋顶有人行走,心想:有贼?
  他立马穿好衣服,快速走出屋去,只看见一道黑影消失在屋顶。
  尾随而去,发现这竟然是一伙人,涯落眉头一皱,料想这似乎不是一般的盗贼。
  若是一般的盗贼,偷些财物便是,但是这些人个个手持一把刀,倒像是行杀人之事。
  也不知他要杀何人,月牙山庄对自己有恩,今日有贼人,怎能不帮忙。
  涯落悄然跟在他们身后,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些贼人陡然跳下屋檐,手起刀落,巡夜的二人眼睛鼓的大大的,似乎受到了惊吓,嘴巴张的极为夸张,还没有喊出声,立马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们的手里还捏着灯笼,人已死,等却未灭,还闪着微弱的光亮。
  涯落本想救人,却是已经来不及,他也没有想到这些贼人会对他们二人出手,他以为这些贼人是冲着一个目标去的,谁曾想...
  杀了巡夜的二人之后,他们悄然冲进了一间屋子里。
  突然一间屋子里哐当一声,好像是椅子摔碎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你们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
  冷冷的回答,让屋子里的中年人心里一凉,他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但是此刻,他对生已经不抱有一丝希望。
  就在黑衣人举刀砍下的瞬间,一道人影唰的一下闯了进来。
  黑衣人的刀陡然被两根手指夹住,任凭他怎么用力,就是不能使刀在行进寸步。
  黑衣人似乎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在他挥刀砍下的瞬间,起码有几百斤的力道,而眼前的这人竟然只用两根手指就能阻止他的刀,可想而知,他该是多么惊讶。
  见此,这名黑衣人怯了,他想退了。
  虽然这一幕被其他黑衣人看在眼里,但是他们不相信,两根手指可以夹住一把刀,那要是两把刀呢?或者三把、四把、乃至十把呢?
  他们不想退却的资本就是人多,人多刀便多。
  眼看着目标就要被杀掉,竟然被人制止了,可想他们是有都失望。
  趁着自己的人多,其他的黑衣人纷纷挥刀砍向眼前的这人。
  看着一把把刀砍来,他不慌不乱,转手从桌上扯下一块桌布,用手一挥,再一甩,一道残影划过,所有人的刀便被夺了下来。
  他们这次真的怯了,他们明白,眼前的这人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对付的了的。
  “撤。”
  一声令下,所有的黑衣人瞬间退了出去。
  兴许是山庄里的人也听见了打斗声,房间里不约而同的亮起了灯。
  直到此刻,山庄的人才发觉有人闯了进来。
  “有刺客。”
  “抓刺客。”
  山庄里的家丁纷纷出动,一时间,满山庄都是嘈杂的叫喊声。
  涯落回过头看了一眼中年人的伤势,发现并无大碍。
  中年人打量了一眼涯落,似乎还陷在刚才的恐惧中,眼神里还是惊魂未定的模样。
  中年人道:“多谢义士救命之恩。”
  涯落道:“无需客气。”
  涯落刚刚说完,山庄的管家便走了进来。
  管家道:“老爷,你没事吧!”
  中年人脸色很不好看,缓缓的道:“你们再来早一些就没事了。”
  管家哪里听不出此话是何意,连忙低下头不再说话。
  中年人始终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刺杀自己!
  为钱财?可是也不至于杀人吧!况且自己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就在中年人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些黑衣人已经到达一处丛林里。
  发现后面并没有追兵追来,于是他们停了下来。
  一名黑衣人抱怨道:“妈的,真晦气,你不是说山庄里没有高手吗?今天若是他下杀手,我们就都交代在那里了。”
  另一人道:“闭嘴,我哪里知道,山庄里有这么个高手?要是我知道,我还跟着你们去吗?”
  也对,他不至于这么笨。
  那人又道:“放心吧,该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你们。”
  听到不会少他们钱,这些人黑衣人终于露出了贪婪的本相。
  只要不少钱,就算没有完成任务,那又如何?
  他们也不在乎他是谁!
  他们只在乎钱。
  “爹爹,爹爹,你有没有事?”
  大家还没有看见人,一女子的声音已经传进了屋里。
  她叫他爹爹,那他是...
  月牙山庄庄主月渊。
  女子的声音涯落再熟悉不过了,她的声音。
  来人正是月牙,从她迫切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担心。
  月渊道:“我没事,多谢了这位义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月牙一直关心父亲的安危,所以没有注意旁边的人。
  听见父亲的指引,她才转过头看了一眼涯落,让月牙很意外的是竟然是他。
  月牙道:“是你?”
  月渊也挺意外的道:“你们认识?”
  月牙道:“爹爹,他就是我救回来的那个人。”
  月渊笑道:“哦,原来如此,看来做善事是有好报的。”
  月牙眼里浮现一丝疑惑,问道:“涯落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些人要行刺我爹爹?”
  涯落道:“噢,是这样...”
  涯落把他发现黑衣人的经过说了一遍,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舅父,你没事吧?”一男子走了进来,连忙问道。
  月渊道:“值儿,我没事,不用担心。”
  原来他就是她的表哥,难怪山庄里的人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涯落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不过他表现的很从容,任谁都看不出来。
  月牙道:“表哥,是涯落大哥救了爹爹。”
  听到涯落大哥几个字,蹇值似乎有一丝不高兴,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蹇值一笑,感谢道:“多谢涯落兄弟救了舅父一命。”
  蹇值说的很真诚,不过涯落却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涯落道:“不必客气,况且月牙小姐救了我一命,算是扯平了。”
  也好,这样一来就谁都不欠谁了。
  月渊道:“涯落义士,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该说不该说。”
  涯落道:“庄主但说无妨。”
  月渊道:“我担心这些贼人再次卷土重来,所以想想请义士在庄中多住些时日,不知...”
  涯落赫然明白了,这是要让自己当保镖啊!
  涯落觉得这是个机会,一个留下来亲近她的机会。
  涯落道:“可以,只是要叨扰贵庄了。”
  说的好冠冕堂皇,他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月渊一听他答应了,立即笑道:“你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力所能及,都可以满足你。”
  涯落一听心里一阵窃喜,暗想:“真的?我要你把女儿嫁给我,你也答应?”
  表面上他却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偷偷瞄了一眼月牙,然后答道:“好的。那多谢庄主了。”
  再一次瞄向月牙的时候,突然发现月牙正在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涯落别提有多尴尬了。
  月牙暗想:“想不到一个大男人还害羞,不过还挺可爱的。”
  月牙看到他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蹇值看到这些,心里别提有多火了,只是现在他要忍着。
  涯落看到蹇值的样子,心里暗想:难道吃醋了?
  月牙一行人走后,房间里只剩下月渊一人。
  此时月渊表情凝重,似乎还有什么让他担忧的事情。
  他心里暗道:“想不到他竟然是个高手,真是没有看出来,只是这件事是不是巧合呢?他若杀我,便不会就我,难道他有什么另外的企图,但看此人不像大奸大恶之人,难道是我多虑了?”
  而回到房间的涯落并是不知道,他救的人人竟然还在怀疑他。
  今天算是一个好印象吧!
  涯落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心里不禁暗想道。
  月牙山庄的夜晚不再那么漆黑,有人刚刚躺下,有人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还有人很是气愤,所以注定今夜是个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