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1335章 夫子的刁难

第1335章 夫子的刁难 -

    正好,纳兰长逸也看出他没有要找自己麻烦的想法,解释道:“梁栋,你说我躲在女孩子身后不要脸,现在你自己又要脸吗?”
  
      梁栋受不了纳兰长逸的刺激,不服的问了一句,“我怎么不要脸了?”
  
      纳兰长逸不介意和他耗下去,“明明是你推了莫雪柔,魏良才才摔倒的,说到底,我还没跟你算这个帐呢?你反倒好,打不过就叫魏同学帮忙,你不是不要脸又是什么?”
  
      梁栋的诡计被纳兰长逸一语拆穿,魏良才见事情复杂,也不想参与。“哼,你们要打要闹随便你们,不要来烦本少爷。”说着,自顾的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如意算盘被纳兰长逸砸了,梁栋逼上梁山,骑虎难下,脸上很是尴尬。
  
      “魏良才,我敬你是郡守大人的儿子,这才叫你一声魏少爷,本以为你应该跟我一样不畏惧纳兰长逸才是,想不到你竟然跟你那个爹一个模样,见到了纳兰家的人竟然跟狗见了主人似的绕道走,早知道你那么没出息,刚才就扶都不会扶你。”
  
      梁栋说这话真的是很欠教训,但是纳兰长义却笑了。
  
      “梁栋,你有什么事儿就冲我来,人家魏良才碍着你什么事儿了,本来就是你把人家弄摔倒了,你不跟人家道歉,反而还叫人家来教训我,被别人教训了反而恼羞成怒,我看别人不是窝囊废,你才是。”
  
      此话一出,梁栋算是跟他杠上了:“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今天说什么也要教训一下纳兰长逸,才肯罢休,当即从怀中掏出一堆碎银子,扬言道:“今天谁要是跟我一起教训了纳兰长逸,这兜银子就归谁。”
  
      本来只是看看热闹的几个同学,看到了一兜银子,当即也心里面欲欲跃试,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不要白不要。
  
      纳兰长逸只是一个小小的孩童,个子都不及他们肩膀高,他们这么多人还怕奈何不了他一个吗?
  
      “好,我来。”
  
      “我也来。”
  
      当即就有几个同学爽快的答应了,梁栋这又信心满满的冷笑着,“给我上!”
  
      当即几个同学朝纳兰长逸冲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纳兰长逸的第一反应就是将莫雪柔护到了一边,确定她已经处在了安全的位置上,这才跟他们纠缠了起来。
  
      梁栋就站在一旁,看得鹬蚌相争,他就坐收渔翁之利。
  
      只见第一个同学朝纳兰长逸扑了过去,想要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却被纳兰长逸敏捷的闪躲了,自己的脑门撞在了墙上,急哇哇的哭了起来。
  
      又一个同学见状,朝纳兰长逸扑了过去,抬脚对着纳兰长逸就是一腿,可是他也很敏捷的躲过了。
  
      可那个同学却是在地上劈了个叉,裤裆都撕破了,双腿也抽了筋,捂着裤裆在地上滚了起来。教室里瞬间乱成了一片,当章夫子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人打闹在一起,旁边围了一群的人在起哄。
  
      他当即喝止,“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听到章夫子来了,纷纷回头,一看到章夫子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他们吓的,忙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撞破了头的同学也捂着头不敢说话,只是那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实在是止不住的疼哀哀的叫唤。撕破了裤裆的同学只能夹着腿,有痛也只能自己忍着。
  
      纳兰长逸本来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从来都没有动过。
  
      梁栋愤愤不平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眼睛斜视着纳兰长逸,桌子底下的手捏成了拳头,咬牙切齿的模样。
  
      章夫子一进来就见到纳兰长逸站在那里,就是整个事件的中心,当即气愤道:“纳兰长逸,怎么又是你!你又欺负同学了?!”
  
      说着手中的戒尺,在书桌上啪的打了一声,指着他的鼻子,叫他伸出手来。
  
      章夫子看到这样的学生,真的是很头疼啊。才被开除了没几天,好不容易回来了,刚到学堂就又开始打架,他还有完没完了。
  
      就在章夫子兴冲冲的要找纳兰长逸算账的时候,旁边的莫雪柔突然站了起来,脆生生的道:“夫子,是他们要欺负纳兰长逸,不是纳兰长逸要打他们,是他们故意找纳兰长逸的麻烦的。”
  
      莫雪柔手指着梁栋,声音很高很亮,整个学堂里都能听得清楚。
  
      章夫子听见她这么一说,半信半疑,当即转问她道:“真的吗?”
  
      “真的夫子。”莫雪柔粉嫩的小脸上还带着红晕,依旧斩钉截铁的说,“是梁栋找事情,夫子要打应该打他才是。”
  
      梁栋一听到莫雪柔要章夫子打自己,当即应了一句,“死莫雪柔,要你多事。”
  
      章夫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又悻悻的将头埋了下去。
  
      纳兰长逸则从头到尾都无所畏惧的看着章夫子,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反而面带笑容,“夫子还要打我吗?不打的话我可要坐下了。”
  
      闹了一早上,他还有些累了呢。都已经解释的这么清楚了,可是章夫子依旧不甘心的样子。没有逮到教训纳兰长逸的机会,他很是失望了。
  
      “哼,你给我坐下。”章夫子不好发难,却也不想饶了纳兰长逸。
  
      章夫子见了纳兰长逸,可谓真的是恨得咬牙,他恨不得能够狠狠的打他几戒尺,以报前几日被打了板子之仇。
  
      可是又想起来魏天林警告他,不准再与纳兰长逸纠缠不休,让他不得再借由此事去找纳兰长逸的麻烦,他恨的只能收紧了拳头。
  
      章夫子每走一步,屁股上都还痛着,想想那个魏天林也真是够狠的,竟然让人打了他十大板子,生生让他在家躺了三天三夜才缓解了。
  
      今天也是勉强能够下地走路,要不是他平日里保养的好,强身健体,恐怕这十板子就让他给咽过气去了。当即又把这笔账算在了纳兰长逸的头上。
  
      心想着,正好他这几天没有来上学,新教的内容他肯定不会,他就是要故意刁难他,一定要抓住他的把柄,罚一罚他才好。
  
      “同学们把书翻开。”章夫子言归正传的说。
  
      “是……”众孩童见上课了,长长的应了一声。
  
      翻书的声音哗啦哗啦的响起,很快所有人都翻开了《幼学琼林》这本书。
  
      “昨天我们教了《幼
  
      学琼林》的开头,现在想请一个同学来给我们背诵一遍。”
  
      说到背诵,众人都纷纷低着头,生怕章夫子叫到了自己。可不是,昨天才教的内容,今天就要人背出来,谁能背呀?顿时他们都躲避着夫子的眼神。
  
      章夫子见到了这一幕,也解读到了众孩童的意思。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让别人来背诵,他就是这么一说,想看看纳兰长逸是什么样的反应。
  
      没想到纳兰长逸却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看他一点压力都没有,章夫子就气不住。
  
      “纳兰长义,你来背吧。”
  
      纳兰长逸早就料到夫子有这么一招,虽然这几天他没来上课,但每天早早的就起来读书写字,《幼学琼林》他都已经不知道抄了多少遍,说是倒背如流也不为过。
  
      他轻松的笑着跳着站了起来,“好哇。”
  
      莫雪柔见他如此轻松的模样,一想起他好几天都没有来读书,课本的内容他根本就没有上过,他怎么会背呢?
  
      “长逸,长逸……”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让他不要冲动。
  
      纳兰长逸却是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放心吧,没事。”
  
      “咳咳……”说着夫子已经在正堂之上端坐,就等待纳兰长逸全篇背诵。
  
      纳兰乔一也不让他急等,张口就来。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五星,谓之七政天地与人,谓之三才”
  
      ……
  
      “虹名螮,乃天地之淫气月里蟾蜍,是月魄之精光……”
  
      ……
  
      纳兰长逸一口气将《幼学琼林》的前面三页一字不落的背了下来,竟然找不到一丝错处,一众孩童都震惊了。
  
      “天呐,纳兰长逸竟然真的背下来了?”一旁的同学全程都在翻书对照,确认这个纳兰长义是真正的把《幼学琼林》全都背了下来,他们才这般震惊,也从心底佩服起纳兰长逸的聪明来。
  
      莫雪柔在一旁听着早就惊呆了,想不到纳兰长逸这么厉害,他是怎么做到的?
  
      “长逸你好厉害,你不是都没来上学吗?你怎么能背得出?”莫雪柔忍不住惊叹的问道。
  
      纳兰长逸悄悄的朝她耳边凑过去:“偷偷告诉你,我每天早上在家里面读书写字,功课从未落下,夫子以为我不会,可是四书五经我都已经看了大半了,所以不论夫子怎么考我,都能给他答上来。”
  
      听完,莫雪柔只感觉纳兰长逸真的好厉害。
  
      章夫子听完之后,只是惊觉这孩子确实是太厉害了,但是他却很是不服,一个五岁的娃,再聪明也没法背这么多书。
  
      “哼,不过是一篇《幼学琼林》而已,得意什么?你且把《弟子规》再给我背一遍。”目前他们只教了《幼学琼林》的开头,弟子规还没有来得及教呢,他就不相信这个纳兰长逸,还能背得上弟子规?
  
      纳兰长逸倒是来了兴趣:“背就背咯。”
  
      “你且背,若是你能背得出。”章夫子嘿嘿的笑了,“本夫子就与你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