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二十八章 再遇血影

第二十八章 再遇血影 -


  今天的月亮特别圆,一个人走在街道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走着走着,我发现人越来越少,我竟然没留意到,我已经走到学校旁绿道的路口。
  这条绿道,白天特别多车,早上和傍晚很多人都回来这里跑步。只是到了夜晚就基本上没人,路边都是杂草树木,又没有路灯,显得特别阴森,而且还听说这条路死过人,有个少女被割喉,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传的人多了,就成了真的了呗。
  反正都来到这,我也不怕什么东西,这里足够安静,适合我一个人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喝多咧,风一吹冷飕飕的,而且还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有点尿急了,见四周无人,跑到草丛里解开裤子就尿了起来,那叫一个爽。
  “叮铃......叮铃......”不知道在哪传来几声铃铛的声音,听声音是从身后路边传来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听到这声音,怪可怕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弥漫着白色的雾气,我提着裤子走回路边,在道路的另一头隐约看到几个人影缓缓向我走来。看清楚,原来是四个一米六左右穿着红色衣服戴着瓜皮帽的人,抬着一定红色的轿子。经过的时候才发现,那四个人是纸人,就是那种灵堂上的那种,而且脸上涂着浓浓的腮红和粉,停在我面前,向我露出渗人的笑容。
  最主要还是这四个人抬着的红色轿子,让我感觉十分熟悉,而且很危险,对,就是杀意,很熟悉的杀意。
  我下意识转身就跑,可是任我怎么用力,还是跑不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无数红色的头发缠住了我的双手双脚,把我往轿子那里拖。
  一只惨白的手从轿子里伸出来掐住我的脖子,有把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小子,还记得我吗?”
  虽然我不知道轿子里坐的何人,但是听声音我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出现在天王墓想杀我和独孤云灭口的血影,老师所说的血神教护法。
  “臭小子,上次坏了我好事,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血影的声音带着冰冷的杀意从轿子里传出来。
  “慢着,小子,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个先天天眼。好,等下把你杀了顺便把你的眼睛给挖了,咯咯咯......”血影笑道,可是这笑声怎么那么渗人。
  “来呀,有本事来挖啊,上次你杀不了我,我看这次你也别想杀我。”虽然我知道凶多吉少,但是气势上也不能输啊。
  “哈哈哈......上次是因为有高手在场,这次在我布下的迷阵里,休想有人来救你。”血影笑着,她觉得这次我是死定了。
  束缚住我的头发越来越紧,而且多了好多,把我的身体都束缚住了,我感觉我已经喘不过气了,骨头都快散了,看东西都已经模糊了。
  而就在我快失去自己意识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突然间我感觉好像有股力量在身体里游走,整个人变得清醒过来,力量不受控制地好像要往外释放。突然,身体发出一阵金光......
  “啊......”轿子里的血影惨叫了一声,束缚住我的头发断了掉在地上,掉地上化作一阵青烟,剩下的快速收回。没了头发的束缚,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法宝。”血影厉声问我。
  虽然不知道这金光是什么,但已经救了我好多次,但是我不可能告诉她。
  “都说你杀不了我了,让你装逼,死了吧,死了吧。”我嚣张地道,风水轮流转,现在你还不死?
  轿子里顿时没了声音。
  沉默了一下,轿子里传出声音来:“臭小子,你命大,今天我就再留住你的小命。”
  “这两次你杀不了我,以后也休想杀得了。”我对着轿子说
  只见那四个纸人,又抬起了轿子渐渐消失在雾气中。
  刚才真是吓得腿都软了,如果不是那股无名力量,我的小命就搁这了,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那么幸运,也不知道那力量会不会失灵......
  有辆电动车开着车灯从我身边经过,我知道这一切都已经过去。坐在路边休息了一下,我慢慢向学校走去。
  回到宿舍,我拉了独孤云到外面,他说:“鸣哥,拉我出来干嘛?哎,不对,你脸色怎么了?”
  刚刚受的惊吓还没缓过来,我定了一下问他:“你猜我刚遇到谁了?”
  “噢噢,我知道,肯定是遇见你梦中情人了,看把你迷得......”独孤云贱笑说。
  “滚,跟你说正经的!!”我踢了他一脚。
  独孤云一把闪开:“那你遇到谁了?”
  “还记得那一次我们遇到的那个什么血神教还是什么教来着,那护法,记得好像叫血影的,差点被她杀了。”我心有余悸地跟他说。
  “那你没什么事吧?”独孤云说。
  “你是不是想找抽啊?有事我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我举起手,作势又要打他。
  和他再聊了一会,都回到宿舍了。
  第二天中午,和谢威还有独孤云一起在饭堂吃饭,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我爸给我打的电话,原来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我还是接了。我还没开口,只见电话那头传来:“独孤鸣,你的女人在我手上。”
  谁TM的恶作剧,我回道:“你傻逼吧,哥帅了十八年了还是单身狗呢。”
  “反正今晚八点,你不来这里我就弄死你的女人。告诉你,这里好高,可以看到学校,不知道你现在在干嘛?这小妞还真不错,在这干了什么事都不会有人知道。”电话那头那个人说。
  嘟......嘟......嘟......
  “喂喂!!!”在我还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那边挂了。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我想起来了,段南,昨天球场遇到那个。
  独孤云和谢威两个人问我什么情况,我将这件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一致认为,那人有病。
  下午还要上课,吃完饭回去睡个美美的觉。
  下午在课室里,我照例搜索唐青青的身影,但是今天竟然见不到她,而且我发现今天他们宿舍今天只有三个人,少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