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啪啪啪视频_啪啪视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色啪啪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美丽的丝袜妈妈被杀人犯强姦射入怀孕

美丽的丝袜妈妈被杀人犯强姦射入怀孕 -

在线娱乐平台,官方直营,大额无忧。点击进入

我妈妈丁雪萍是一名熟美妇警察她1米63的个头, 不但容貌迷人,而且拥有丰满的胸部,修长的大腿,厚厚的性感的嘴唇,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妈妈竟然还保持著一副性感的身材,所有见过我妈的人都说她是个大美女,娇好的面容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跡,虽然现在已经38岁,但是成熟女性的魅力更让人心动,裹著丝袜的大腿更衬托出成熟女人的性的诱惑.由於妈妈平时保养的好, 快四十岁的人你会以為她只是三十岁刚出头.她平时喜欢穿警察套装,就和一般的OL女郎一样,她更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 
 
我爸爸在一家外企上班,去年被派到国外学习去了要一年以后才回来,所以现在家裡就剩我和妈妈两个人.我今年20岁上大三,在我上大一时,我开始懂得男女之事,那时通过大人谈话中我对於女人產生了强烈的渴望,我的啟蒙老师就是我的妈妈.我经常幻想能干穿著迷人丝袜和高跟鞋的妈妈. 我非常喜欢看妈穿著夏装的样子,再配上丝袜,高跟鞋,英姿飒爽而且非常性感,所以妈妈是我性幻想的物件。 
 
但是在妈妈的严厉管教下我不能正确的接触这方面的事情,我只能经常偷拿妈妈的丝织内裤和丝袜自慰,犯罪的刺激敢让我非常的兴奋,让我发狂。但我怎麼也想不到平时端庄而又温柔的妈妈会被恶霸给强奸,而这个恶霸竟然是妈妈以前送进监狱的,更没想到妈妈会被恶霸的侏儒儿子强迫授精而怀孕……… 
 
那是七月的一天早上,我放假在家做作业.妈妈突然回来高兴地告诉我她放假了,可以带我出去玩了!我好高兴赶忙收拾好作业,而妈妈此时却拿起了报纸看看天气情况.突然妈妈的脸色忽然变了,我问妈妈怎麼回事?妈妈严肃的告诉我:前不久抓获的一个强迫妇女卖淫并犯有杀人罪的王仁和他儿子越狱了!现在全国都在通缉他们!”我听了安慰妈妈说:“这关我们什麼事呢? ”妈妈听后笑著问我:“你小孩子懂什麼呀?好,不和你说这些了!那你想到什麼地方去玩呢?我说去牛山玩吧!妈妈愉快地答应了!然后妈妈回去换衣服了!十分钟后妈妈穿著一套米色的套装,裙子刚过膝盖,上身是同色的上衣,肉色的裤袜下是白色的扣袢丁字尖嘴高跟皮凉鞋。我看了非常兴奋,因為我最喜欢看妈妈穿丝袜高跟鞋的样子,於是我称赞妈妈说:“妈妈,你象一个天仙一样!”妈妈听了害羞地说你小孩子懂什麼!然后我和妈妈带上衣物和用品就出门了! 
 
牛山,是一个树林茂密景色优美的风景区!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有许多灌木丛!我和妈妈正陶醉在牛山的美景之中!但一场灾难正悄悄地逼近我们!我和妈妈游览了一个中午,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准备休息一下!妈妈笑著问我累不累?我有意地靠著妈妈穿著丝袜的大腿调皮地说:“妈妈你穿著高跟鞋走这麼远的路都不累,我更不会累了!”在我和妈妈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从后面的灌木丛中冲出来四个人,迅速地把我和妈妈按到在地!等我和妈妈反应过来的时候,发觉我们的嘴上被塞上了被浸透乙醚的手帕!顿时我和妈妈都昏了过去! 
 
等我和妈妈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已经在一个狭窄昏暗的小屋裡,四个男人閒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屋子很小,摆设更是简陋,只有一条4 人沙发,一张破床和一台小彩电。 
 
我和妈妈都被绳索捆得紧紧的!所不同的是,妈妈穿著丝袜高根的腿没被绳索捆著,他们仅仅捆了妈妈的手! 
 
“美女,你们醒了?”妈妈猛然想起今天上午报纸上登载的关於王仁的通告,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是你,王仁!” “哈哈哈,难得还有人还记得我!”一声邪淫的笑声传来,我看清了那个老头丑陋的脸孔! 
 
老头就是刚刚出狱的王仁,其他的3 个男人分别是他大儿子王大,30岁,身高1 米70,无业; 
 
小儿子王小,20岁,是个仅有1 米左右的侏儒,无业,还有一个身高1米8的黑大汉,是王大的酒肉朋友,外号叫黑手,35岁。 
 
王仁对社会有刻骨的仇恨,对女人的需要更是到了变态的地步,总想奸之而后快。 
 
他出狱后拟出了一系列发洩的计划来报復这个社会和宣洩自己的欲望,绑架我和妈妈是他计划的第一步.现在最让他兴奋的是妈妈这麼一个美丽女人和我在他手上,想到这麼成熟迷人的美女在他儿子面前将成為自己胯下玩物时,裤裆裡的东西渐渐硬了起来。 
 
妈妈粉面含霜,冷冷说道:“你想要干什麼?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希望你能放了我和我儿子!” 王仁“嘿嘿”一笑:“钱?我会有的,有你们还怕没有钱?今天请你们来就是要和你做个交易。这裡是牛山最隐秘的地方,连警察也找不到这裡!” 王仁站起来:“在监狱这些年,你知道我们是怎麼过的吗?做了五年和尚,打了五年飞机,而你丈夫倒好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天天快活,我的要求不高,就是用你的身子作為我5年没有操过女人的补偿,时间嘛,不必太长,就操你1年吧!还有你也看到了,我的二儿子因為矮又是死刑犯所以无法传宗接代,请你代劳了!。”妈妈感觉头嗡的一声,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最担心的事情终於发生了。 
 
虽然对王仁的险恶用心心裡有所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王仁会说的这麼直接和下流,妈妈强压怒火,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她紧咬银牙:“你,你妄想!”这时黑手走过来,紧紧抓住她被绑的双臂架到王仁面前,妈妈穿著丝袜的大腿拼命挣扎,叫駡,同时她惊恐地看见小林手裡竟拿著相机,正准备记录这即将发生的悲剧. 
 
“你们这些畜生,不要碰我妈妈!”我刚喊出声,王大和王二出拳往我的肚子打了去,我肚子被他们打的疼痛不止,那两人还不肯罢手,还给了我好几个拳。 
 
王仁此时更威胁到:“丁警官,丁小姐,我的二媳妇!哈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儿子!反正我们也是犯了死罪的人!再多杀一个人也没什麼关系! ”王仁话刚说完,王大就从身后掏出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架在我脖子上!我被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妈妈大喊:“不要动我儿子!” 王仁哈哈一笑,来到妈妈面前,王仁感觉一股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身上散发出阵阵清新的幽香使王仁心中一荡。 
 
王仁淫笑著抬起她优美的下颚,妈妈把头一扭摆脱他的手骂道:“卑鄙!下流!!” 王仁手一摊自嘲地说道:“你好象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最好听话,如果4 个男人都很粗暴的话,你能受得了,恐怕你的儿子受不了吧?”妈妈心裡一寒,王仁趁机按住她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滑落在她起伏的高耸的酥胸上,妈妈的身子象触电一般,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王大和黑手,抬腿就踢了王仁一脚,打得王仁一楞,马上后悔了。 
 
王仁“啪啪”回敬了妈妈两记耳光,打得妈妈一个趔趄,眼冒金星,王仁咬牙骂道:“臭婊子,不识抬举,敢打我?先给那小子放点血。”王大随即用到在我手臂上划了一刀,顿时我疼的哭了,鲜血从我的手臂上流淌下来.妈妈哀叫著欲扑过去,却被黑手紧紧拉住!妈妈哭著说:“只要你们不伤害我儿子,我什麼都答应你们!”这时王仁解开了绑著妈妈的绳索,妈妈向我冲过来用手按住我的伤口,关切地问:“小杰,疼吗?”我痛哭著说:“妈妈,你不要答应他们!” 王仁看见时机已到,在后面紧紧搂住她丰满的娇躯,把妈妈拖到了破床边,双手伸进米色的套装裡,隔著乳罩握住她两只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妈妈身子一阵颤抖,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却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动著娇躯。 
 
王仁边亲吻她雪白的粉颈边喘息地说道:“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让我爽,我会对你温柔点的。”说著解开她的上装扣子,露出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胸,一只魔手顺著她深深的乳沟伸入她的乳罩裡,抓住她一只柔软光滑的丰乳慢慢地揉搓著,并不时地捏弄她娇嫩的乳头。 
 
妈妈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浑身无力,她哀怨一双妙目恨恨地盯了一眼王仁丑恶的老脸,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我看到妈妈这模样,喊出声又被王大和王二打,就只能流著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