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母(变态)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乳母(变态)

乳母(变态) -

在线娱乐平台,官方直营,大额无忧。点击进入

章一 入宫 
 
卫家遭了大祸,老爷、大少爷、二少爷都被杀头,家被抄,其它的人流放的流放,为奴的为奴。这本是令人同情的事,可是京城百姓却只觉得开心、解恨。是啊,因贪污而被斩的人让人如何同情的起来。 
 
封看着卫遥——卫家最小的公子,平常只是在家读书,连门都很少出,也是卫家唯一不在朝为官、没有卷入贪污的公子——很清俊、显的很干净,因为跪着,看不出身高,但应该挺高,大概比自己还高一点。这些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哼,”封自嘲的笑了一下,当时也正是这些好感让自己重用了卫家的几个贪官。 
 
封踱着步,思索了一会,忽然笑了。“把他带到后宫,跟乳母们住在一起。”转头朝倍感迷惑的李公公说:“朕想尝尝不一样的东西,就让秦御医给他下药吧。”说完便背手出了偏阁。 
 
这莫名其妙的命令让李公公和卫遥楞住了。但熟识圣意的李公公很快明白了,带着卫遥去了圣上的乳母们的偏宫里。 
 
卫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住在了一群专门为皇帝产人乳的女子中间,虽然各有厢房仍旧让他极度不适,再加上每天让他喝的莫名其妙枯涩难咽的药物。日子真的不是难熬两字可形容。 
 
不过,即使再难熬,他也不会忘却一点——他是没权发言的人。幸好这皇帝没有太不近人情,至少自己请人把自己在卫家的书搬来时,他似乎并没有阻挠。 
 
于是,在享用跟乳母们一样生活待遇的日子里,他白天看看书——虽然以他现在的心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么,晚上则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总是不知不觉中两鬓泪湿。 
 
原先卫遥总是喜欢看书想象着古人、今人乃至将来的种种,父亲兄弟们只说他不出息,母亲说他总是象个孩子。他当时心理不舒服,可现在却连个跟他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已经19岁的他,突然头一次开始迷惑,自己究竟为何来到这世上,以后又该干什么,原来嘲笑那些俗人18、9岁便娶妻、生子、忙碌功名。可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连一个所谓的俗人都不如。 
 
在宫里住了三个半月,在旁人眼里,卫遥除了变的更加清瘦、修长、脸色偏白,并无什么不同。只有卫遥自己清楚,自己原来清明的心里已变得阴雨连绕。 
 
这天,卫遥跟往日一样快速穿过庭院里唧唧喳喳的乳母们,跑到最近常来的小池边——他们被允许活动的范围很小,这小池是唯一允许他们来的安静清丽的地方。刚坐好翻开书,他便觉得胸乳有点异样,最近好象总是这样,他看看旁边无人,便以手抚胸轻揉,岂知一揉更是涨痛,便用力的按了按,立刻似有一股热流自乳内穿出,他不禁吃了一惊,低头看去,虽然因9、10月的天气较寒,自己穿了不少衣物,仍是可以看见胸前湿渍的一块。 
 
这一下卫遥真是不知所措,赶快以书盖胸朝回跑,又从乳母中间穿了过去,奔回屋里。乳母们虽然习惯了卫遥每次从她们中间走过都急急忙忙的样子,但还没见过他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时说话声都停了,只呆呆的看着卫遥消失在视线里。 
 
回屋卫遥敞开衣襟,只见自己的两个乳首都尖立而起,胸部似已涨起了两个小丘,他猛的明白了宫人每天他喝的药的用处,只呆呆的坐在床上动也不能动了。 
 
章二羞辱 
 
第二日,宫里的太监再端药来,他便一手推翻,一连数次都是如此。太监们无奈,禀告了李公公,这是圣上亲点的事,李公公也不敢怠慢,马上禀报了皇上。 
 
封刚听到时,只是有点迷惑——卫遥是谁,自己又何时下过这个旨意,突然一下想起这事的始末,无奈的笑了一下,国事一多,自己的记性是越来越差了。 
 
“呵呵,今万把他带到“青阁”里等我。”没想到秦御医还挺烈害,真能让男人产乳,下次让他制药让男人生孩子,不知会不会难住他,他有点好笑的想。 
 
卫遥直楞楞的坐在“青阁”临窗的桌边。他现在心里已经全乱了,不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胸乳还在一阵阵的涨痛,可是他已经连碰触的勇气都没有了。 
 
封一进屋便看见一人呆坐在桌前,长的有点面熟。恼的是这人似乎并未听到“圣上到”的通传,也未迎接自己,只是象个木头一样呆坐在那。 
 
但想想缘由,他不禁笑了起来,大概这男人被自己的双乳吓到了吧。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玩的事了,他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下,卫遥总算是发现有人进来了,他先是因为看到一个长象英气的青年呆了一下(不怪他,这么久看的都是乳母和太监,而且以前他两会面时他都是跪地低头的),但是,一看他的黄袍,愤怒立刻涌上了他的面孔。卫遥直接冲向封,封没想到他这个反应,身形一滞,被他重重的打在手臂上,卫遥又举手想再打。封那能容他如此放肆,直接扣住了卫遥的手腕。封有武功在身,这一下又用了劲道,卫遥直痛的嘴唇苍白,但眼睛仍愤恨的盯着封。 
 
封本来觉得好玩,这下只觉得败兴。哼,这贪官家族里的人还有资格感到羞耻?!好,你觉得羞耻,我就羞死你(本来只想今天羞他一羞,解了恨放卫遥出宫的,本来留着也没什么用,这下,卫遥惹垴了他)。 
 
他直接把卫遥的双手反拧用一手扣住并把卫遥的身体顶向自己,另一手撕开了卫遥的前襟,张嘴便含住了卫遥的一个乳头,并用手捏住卫遥的另一个乳头。本来有洁癖的封是决计不肯如此的,即使在性爱中,即使最爱的宠妃也未获得过封的亲抚,而只是办事而已。 
 
“啊!!!!!!做什么!放开我!!” 卫遥拼命挣扎。 
 
无视卫遥的挣扎,封大力的吸允着卫遥的乳头,另一只手粗暴的挤按卫遥的另一个乳头。出忽他的意料。这乳汁竟然意外的甜美,这么多年从未碰过如此甜美的饮品,他的眼睛不禁有点可惜的瞄向因被他的手挤按而出白白浪费掉的乳汁。 
 
“啊!!!”卫遥只有天崩地裂班的感觉,他双手被扣,被迫扬起头,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封的口与手里,从封的口角和挤压的指缝间漏出粘粘的液体,而让人羞耻的是自己肿胀了多日的乳房似得到了多日期盼的抚慰…… 
 
“不……要……”卫遥恨不能把这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千刀万剐,可他现在连撞墙的自由都没有,他只能咬着唇,摇着头,脸上已尽是羞辱的泪水。 
 
封放松了挤按乳头的手,而加大力量用嘴吸允卫遥的甜美乳汁。 
 
“啊……”不知过了多久,卫遥被吸的一边乳头已被蹂躏的肿胀不堪,甚至被封的舌头碰一下都会让他敏感的战栗,阵阵刺痛和不适的姿势已让他感觉自己快晕过去,嘴里泄出了痛苦的呻吟。 
 
良久,封的嘴离开了卫遥已经几被吸干了乳汁的乳头,卫遥刚刚松开咬着嘴唇的口,想松口气,封的嘴已猛的吸住了他的另一个乳头。 
 
“啊!!!!!!!”卫遥再次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这次乳头被吸的力道简直让卫遥觉得乳头已经被吸的生生离开了自己的前胸。 
 
“啊啊啊……不……”封不满于似有似无的汁液,用手狠狠的挤按乳头的周围,以配合嘴的吸允,无法挣扎的卫遥已泪流满面。 
 
直至把几乎最后一滴乳汁挤到自己口中才放松了力道,但还意犹未尽的在两个乳头上和乳头周围舔食。